汾阳信息网
科技
当前位置:首页 > 科技

雷震八荒 366.第三百六十六章 、威胁让步

发布时间:2019-09-13 20:33:52 编辑:笔名

雷震八荒 366.第三百六十六章 、威胁让步

“哼,我看你就是一个小气的人,霸占了整个龙鸣海域,却连一点龙涎灵果都不舍得给,就想将我们恐吓走,若是不给点龙涎灵果,小爷还真不走了。”龟宝脸上带着惊恐之色,却是泼皮耍赖了起来。

“是又怎么样,你们不走,那就只能留下小命了!”那鳞甲怪人冷冷地讲道,随即深吸了一口气,就准备对着龟宝两人怒吼了。

与此同时,龟宝见到了他的动作,立即从储物袋摸出了十六根高阶阵旗,一下子就在甩了出去,顿时八个地点的就爆发出了光亮,立刻凝结成了一个高阶四象阵法。

“吼!”声浪直接冲击了高阶四象阵法,将阵法震荡的摇摇欲坠,可是却无法击破四象阵法,而声浪也穿透了阵法光壁,直接冲向了龟宝与阮月怜。

由于有高阶四象阵法的抵挡,又加上龟宝与阮月怜身上都撑起了几层防御,两人受到冲击减小了许多,甚至只将两人推后了几丈远而已,根本没有伤害到他们。

“什么,挡住了!”龟宝一脸不可思议的样子,却是惊讶地喊道,完全没有想到会是如此的结果。

“宝哥,这个怪人似乎有些异常啊,之前听到他撕心裂肺的吼声,再加上他如今的实力,还有看他一副如此的模样,似乎是受伤了,所以才无法击伤我们。”阮月怜此时才从惊恐中清醒过来,猜测地讲道。

“呃……对没错,看他一副病怏怏的样子,还有不停地威胁我们离开,就知道他有些异常,若是真正有实力的人,哪里用如此多的废话,直接就施展法诀,将我们给灭杀了。”

龟宝思量了一下,顿时这个鳞甲怪人与想像中的差得实在是太远了,这么大的反差,也让龟宝有了一丝反抗的决心了。

随即龟宝直接冲出阵法外面,又取出了八根小剑锥,在高阶四象阵法的周围,又布置了起来困剑阵法,以增加防御的威力,甚至是阵法的攻击,准备以此来抵抗这个鳞甲怪人了。

“混蛋,你们两人不知死活的东西,竟然敢冒犯本王的龙颜,那本王就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。”那鳞甲怪人见到怒吼一声,被对方的阵法挡住了,顿时非常恼怒,又大声骂道,可是却是迟迟没有施展功法了。

“嘿嘿,前辈,你若是有这个能力,早已经施展功法攻击我们了,甚至从水底上来灭杀我们两人了,可惜你没有,就说明你有有所顾忌,所以还是请前辈稍安勿躁,请晚辈将话说完。”龟宝顿时有恃无恐的说道,虽然心中还是非常害怕,可是却不得已拼搏一次。

“你想以命来赌本王敢不敢灭杀你们,真是太有魄力了,只是你们两人不拍死的修士,还有什么话要说呢?”那鳞甲怪人顿时又怒喊道。

“哎呀,咳咳,前辈啊,不是我们两人不拍死,只是我们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了,这些龙涎灵果是本宗元婴期老祖指定要的,若是不采集一些龙涎灵果回去,那本宗的元婴期修士,必定会亲自前往龙鸣海域的。

而晚辈两人只是为了求一些龙涎灵果,返回宗门献给元婴期老祖,以求得老祖能够给我们一些好处,甚至是帮助我们成为金丹期修士。

还请前辈体谅一下我们这些后辈弟子孝心,给一些龙涎灵果吧。”龟宝对着那鳞甲怪人,恳求道,但却是想出了一个方法,来威胁对方。

毕竟元婴期老祖亲临,那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,而且对方可能还受伤,若是面对元婴期老祖,那他必定没有什么胜算了,甚至还会有更多顾忌的。

“什么,你说的是真的?”那鳞甲怪人听到了龟宝的话,顿时冷静了下来,询问道。

“当然了,晚辈不敢欺瞒前辈,而且若是不赶快返回,那我们的元婴期老祖也很快就来到这边了,到时候与前辈激斗一场,要是伤了前辈那就不好了。”龟宝脸上又非常诚恳地讲道,可是话中却没有一句是真话,并且都是充满着威胁。

“混蛋,就算是元婴期修士来了,也不是本王的对手,你休要吓唬本王,如今本王姑且饶你们一命,你们快滚吧。”那鳞甲怪人双手握得紧紧的,又冷冷地喊道,却似乎想动手,又不敢动手一般。

“晚辈知道前辈的实力,也知道前辈的威严不容亵渎,如今请前辈颗几颗龙涎灵果,晚辈两人感激不尽,当然也会没齿难忘的,呵呵。”龟宝淡淡一笑,倒是有种耍无赖的高阶,又恳求道。

“没有就是没有,你们还不快滚,不然本王一发怒,定将你们给吞了。”那鳞甲怪人又再次威胁道,一副不想给的样子。

“前辈,若是我们得不到龙涎灵果,估计回去之后,定当向宗门元婴期老祖通报,三日之后,元婴期老子一到,恐怕前辈就不好受了,而且你如今身受重伤,倒是不宜打斗啊,还请前辈交出来吧。”龟宝又冷冷一笑,威胁道。

“你这不知道死活的修士,竟敢威胁本王?”那鳞甲怪人又怒骂道。

“呵呵,前辈如今的拒绝,便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,就是敬酒不吃吃罚酒,而之前晚辈是好言相劝啊,如今前辈不听劝告,那就强行夺取了。”龟宝冷冷一笑,就凝结了一道硕大的天雷引,准备施展大太乙神雷诀第四层的雷暴了。

那鳞甲怪人见到了龟宝施展了天雷引,周围突然“嗤嗤”作响,也知道这是雷电之力,而且是不容小觑的,突然就喊道:“慢着,本王答应你。”

龟宝面对突如其来的改变,顿时也惊吓了一跳,竟然还有如此轻松就得到对方答应的,甚至还带着一丝怀疑,可是对方答应下来,那就立即取了东西离开了,于是又讲道:“那请前辈示下?”

“龙涎灵果就在你们乱石圈外面,距离这里大概十里路,那里有一个巨大的洞穴,门口就有几株龙涎灵果的树,你们两人自取三枚,立即离开,若是有违本王之话,那本王就算是面对元婴期修士,也将你们赶尽杀绝。”那鳞甲怪人一脸怒意,又沉静了下来,冷冷地讲道。

“多谢前辈馈赠,若是将来有缘相见,晚辈一定会报答前辈的恩情的。”龟宝立即收起了天雷引,拱手施礼,然后对着阮月怜讲道:

“月怜,你先前往前辈说的地方,摘取龙涎灵果,我在这里与前辈谈一谈,然后在外面等我。”

“宝哥,你小心一些

!”阮月怜不知道龟宝到底想干什么,可是既然龟宝能有威胁到那鳞甲怪人,一定是为了制约他,好让自己安全收取那龙涎灵果,顿时也答应了下来,直接出了阵法,御剑向着那边而去了。

龟宝见到了阮月怜离开了,就施展了一个金羽火鸦,跟在了阮月怜的后面,在确认她安全指挥,再做打算了,而且如今也没有收起阵法,毕竟要是这鳞甲怪人反悔,那必定会再次攻击,那这两个阵法就可以先抵挡一下了。

“卑微的修士,你为何还不滚,却在这里打扰本王。”那鳞甲怪人又怒气冲冲地讲道。

“呵呵,前辈先不要着急,您既然大方的给予龙涎灵果,晚辈却不知道如何报答,而在这个龙鸣海域中,又只有前辈一人孤零零的,所以晚辈想多留一会,与前辈聊聊天,也顺便替你解解闷。”龟宝淡淡一笑,就对着那鳞甲怪人讲道。

“不用了,见到你们贪婪的人类修士,本王就头疼,若不是见到你刚才的雷诀,本王也不会如此慷慨,送给你三枚龙涎灵果。”那鳞甲怪人又冷冷地讲道。

“听前辈的口气,你似乎不是人类,而且你还见过晚辈施展的雷诀,那必定是故人了。”龟宝又猜测道。

“刚才已经说了,本王是龙,而见过你施展的类似雷诀,是在很久以前,甚至是上万年前,但是算不上故人,说起来倒是仇人,只是万余年已经过去了,什么事情也都烟消云散了。”那鳞甲怪人又思量了一下,似乎在回忆一遍,突然又冷冷地讲道。

“万余年前,哇,前辈的寿命还真是长啊,看来前辈不是海兽,的确是‘龙’,那晚辈真是荣幸了,而万余年前,似乎还是本宗祖师健在的时候,却不知道前辈见到了那个施展雷诀的人是谁呢?”龟宝脸上带着惊愕,突然“哇”了一声,但是对于鳞甲怪人话,却是半信半疑。

据古籍记载,龙生九子各有不同,但是也算上是真龙了,可是能活一万年的海兽,那是很多的,毕竟海中乌龟一般,甚至活得比万年还要久。

可是对方口口声声说自己是龙,却不知道是什么龙,而且蛟龙也算龙,可是却不是真龙,根本没有真龙的本领,就像之前与童罗嫚在宗门比试的事情,她偷偷宗主童乾陵的极品法器龙魂剑,里面就暗含了一条蛟龙魂。

也不知道万年前是宗门的哪位高层修士,竟然他的恩威,还能延续到万年之后的弟子,这未免也太神奇了,看来成为极灵宗的弟子,还是非常有好处的。

一岁半宝宝便秘怎么办
小儿腹胀腹痛吃什么药好
精神焦虑抑郁消化不良泛酸水
女小便刺痛带血怎么办